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007犇犇 > 香港的“人情利是”

香港的“人情利是”

文 | Joy 
 
如果要說在香港這個高度商業化的城市裏尋找一些人情味的話,那麽新年派“利是”(紅包)絕對可以進入三甲。
 
記得娃第一次在香港過年的時候,娃的香港爺爺給娃發了兩個新年利是,每個五十港幣。給娃包了四位數壓歲錢的上海外婆瞬間不淡定了,嘀咕著說,上海發壓歲錢最少一千起跳,怎麽香港人這麽小氣?
 
其實如果你在香港住的時間長了,你就會開始慢慢體會到香港人派新年利是的精髓。這利是,絕對和錢無關,純粹是討個吉利,送出祝福,你派給我,我派給你,說幾句恭喜話。小朋友就祝她快高長大,學業進步。老人家就祝她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同事之間就互相祝賀新年快樂,事業有成。派來派去,不亦樂乎。
 
和内地動輒上千的紅包不同,香港的利是,十元,二十元是最常見的,也難怪香港人常把利是叫成“利是仔”。如果拆到一個五十的,絕對可以算是大手筆了。要是一百,那絕對是土豪級別的。香港大部分富豪級別的人物,比如賭王,就都屬於一百元這一檔的土豪級別。所以往往忙活好幾天,收到幾十封利是,加起來也不過數百元而已 (下圖:公司同事給我娃的利是,看起來很壯觀,其實全部加起來也就衹有三四百)。然而也正因爲數目不大,相互之間沒有負擔,反而更充滿了溫馨的人情味,絕不是單純的金錢可以做到的。
 
數目雖不大,但是派的範圍卻廣的多,不似内地主要是發給親戚孩子爲主,在香港,鄰居的孩子,同事的孩子,都會拿上一份。住宅大廈的管理員和清潔員,常去的酒樓裏相熟的服務員,公司的前臺,茶水阿姨,後臺員工,下屬員工,也都會發上兩個,代表對她們過去一年工作的些許感激之意。這也是爲什麽香港的利是文化,似乎更有人情味的原因之一。
 
香港甚至還有一個有意思的傳統,就是已經結婚了的人,要給還沒有結婚的單身同事和朋友派利是。以至於我的單身朋友們,每年到春節都可以發一筆小財。當然這也是有“代價”的,通常大家發給單身朋友的時候,還會加上一句,加油啊,爭取今年“拉埋天窗”(注冊結婚),明年就等你派利是了。看來在香港可以派利是,也算是一種“成人禮”,不符合條件的(未婚)都還沒有資格派利是。
 
除了數目和範圍,香港還有一點和内地不同的,就是香港的利是,大多是兩個兩個的發。有一種説法是廣東人講究好事成雙,所以要發兩個。也有一種説法是,發兩個是代表家裏夫婦兩,比如發給大廈管理員的時候一般就發兩個,代表家裏“兩公婆”(夫婦兩)都感謝他的工作。同理,發給單身同事的時候,就大多衹是一個,因爲代表的衹是自己。
 
可惜隨著内地移民越來越多的來香港定居之後,某些内地人士聚集度比較高的地方,簡單溫馨的“利是仔“變成了複雜的金錢較量。比如香港本地人過年時都會派發“開工”利是給家庭傭工(香港俗稱“工人”),大多是兩封二十或者五十的利是,討個吉利。事實上,香港的滙豐銀行,曾經一度因爲衹派“金幣巧克力”作爲開工利是,常年位居香港最“細封”(少)的開工利是之首。直到近年才改派20元的利是仔 (下圖2017年新年開工利是,資料來自於網絡)。
 
 
然而不少居港的内地人士卻覺得内地保姆到了年底都要發雙薪,認爲香港同胞的做法實在是太摳門。其實在香港,利是就是利是,年終獎是年終獎。如果把新年利是和發年終獎混爲一談,會鬧出不少誤會。比如有一個内地媽媽按照中環年終獎最少兩個月的標準給工人包了一萬的開工利是,希望討好工人下一年好好照顧孩子。結果工人因爲一下子存夠了嫁妝,高高興興的辭職回家鄉了,打了她這個雙職工家庭一個措手不及。也有一些媽媽覺得香港鄰居們衹發五十,一百的利是太摳門,給工人包了個五百的大紅包,卻轉頭被工人埋怨說隔壁也是内地來的家庭一下子包了五千。
 
其實香港同胞派利是的精髓,就是“不講錢,衹講心意”。也正是因爲數目不大,派的人沒有負擔,可以多多益善。收的人額外高興,因為并不相欠。如果簡單溫馨的利是,變成了互相攀比,水漲船高,那就真的是違背了原本新年派利是討吉祥的初衷,反而不美。
 
 
前一陣子,網上流傳不少關於廣東人發紅包衹發十塊二十塊的帖子,就我在香港的經歷來看,應該所言不虛。看來香港和廣東一脈相傳,所以連派利是的文化也如出一轍。可惜上圖中(來自網絡)香港地區的壓歲錢被標成1000,卻是一個謬誤。一個有意思的問題是,放眼全國來看,香港和廣東,無疑是改革開放初期全國最富裕的地方。哪怕是現在,香港人均GDP也遠超國内各大一綫二綫城市。可爲什麽在經濟更發達資本主義更加根深蒂固的香港,紅包卻那麽格格不入的小氣?是不是内地土豪發的上萬紅包,人情味就一定多過香港人派給大廈内清潔阿姨的二十元利是仔?香港和廣東的“利是仔”到底是摳門,還是一股清流?或許值得大家思考。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