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007犇犇 > 简评特朗普总统税改草案及百天政绩

简评特朗普总统税改草案及百天政绩

文 | 杨洲
 
白宫在4月26日公布了税收改革草案的框架,200多字,非常简短 。这个草案的框架和议长莱恩在2016年提出的“更好的路径” (A Better Way) 执政纲领里面关于税改的建议有许多类似和重复的地方,但是从发布的形式到内容都更缺乏具体条款,尺度更大,要价更高,更拒绝妥协。白宫在目前抛出这个草案,可以说非常明确地表达了特朗普总统实现竞选诺言,推进保守主义经济政策的政治决心。
Trump's Tax Reform on One Page
 
这二百字的草案中学生都可以读懂,税改的目的很简单,主要有四:1.发展经济,提振就业 ;2.简化税收方法和条款,提高政府透明度 ;3为中产阶级家庭减税 ;4 为企业减税。
 
对于个人,主要政策建议包括简化税收分档,从以前的7档减少到3档 (15%,25%,35%),个税起征点翻倍,为有子女和有成员需要健康护理照顾的家庭减税,废除针对最高收入家庭的税务优惠,保护房产贷款和慈善捐助减税原则,废除备选最低税额制度(ATM), 废除遗产税,废除奥巴马医改向小雇主和投资收益所征收的3.8%的税。
 
对于企业,主要政策建议更为模糊,把企业税收从35%减低到15%,向海外万亿美元以上财产一次性征税,并取消对“特殊利益集团”的税收优惠。
 
由于缺少更为具体的条款,目前国会预算办公室还没有给出这个建议的财政预算分析。众院最有权力的筹款委员会(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也没有就白宫的政策框架给予具体评论,这个委员会负责起草所有经两院讨论的税法,至关重要。 同时,在被问及白宫提出的税改法案是否保证减少中产阶级的税收负担时,财政部长姆钦表示:他不能保证做到减少所有中产阶级的税收负担。财长同时肩负着代表总统向国会做解释工作的任务,而国会议员肩负着向选民解释他们对法案投赞成票还是反对票的任务。税改法案的立法过程会经历非常艰难的谈判,很有可能共和党再次利用“协调”机制(reconciliation) 通过税法改革,但是至少需要争取到1—2 个民主党参议员的支持。
 
对于税法改革和国债最敏感的“预算鹰派”(budget hawks) 迅速就特朗普白宫的这份草案给予了回应.  Maya MacGuineas , “解决国债危机”(Fix The Debt)游说组织的CEO,在《时代周刊》网站发表评论:基本认同特朗普总统的税改政策路径,但是认为减税幅度过大,会过度减少政府收入,同时因为白宫没有对政府支出的大头,即Medicare(主要覆盖老年人的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提出改革方案,按照目前这个草案的原则,国债会在未来10年增加 5.5 万亿美元。 
 
3月份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受挫以后,特朗普总统在国会山面临两个选项:1.放弃医改,推动税改及其他内政改革;2. 重启医改谈判,妥协通过医改法案,然后再推进税改。 医改和税改息息相关,医改直接牵扯上万亿的税收征用和使用,如果无法通过医改,税改就会欠缺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而面临实际操作上的障碍。目前白宫的态度还比较模糊:一方面特朗普总统再次敦促国会通过医改法案,而在3月份直接反对莱恩议长提出的医改法案的共和党内部的“自由党团”在周四宣布已经和中间温和派共和党达成协议,准备重新推动医改立法谈判。另一方面,特朗普总统火速推出税改法案草案。就政治影响分析,如果医改搁置,特朗普总统和莱恩议长的执政能力和政治资本将大打折扣,想推进影响面更广的税改就更难。反过来说,如果重启医改谈判再次失败,特朗普总统的损失就更大,形势对白宫就更严峻。所以5月份是观察白宫和国会山变化的一个关键月份。
 
截至4月29日,特朗普总统已经就职100天。通常这100天是总统执政的蜜月期,乘着选举获胜的东风,短平快地在各个政府机关换届,同时在国会立法和行政干预两个方面推进自己的施政纲领。特朗普总统这一百天却非常艰难,多个行政命令被联邦法官叫停,最具代表性的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在国会受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辞职。最大的内政亮点是在参院强行通过了最高法院的法官任命 。
 
但是,特朗普总统从竞选开始就与众不同,就职以后,面对极化的政治和强烈的反弹,他这个“华盛顿门外汉”(Washington Outsider) 也不得不面对现实: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执政理念和纲领,政治上的妥协和交易还是必须的,政策不是靠民意而是靠政治实现。为了尽快在推行政策目标的过程中争取主动,特朗普总统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需要和国会山,特别是众院共和党内各派疏通好关系,尽可能地团结共和党各派的力量,如果他能够扭转医改法案受挫的局面,通过一个共和党可以达成一致的法案,他的执政能力就会给予共和党人信心,后面的立法和改革将会更容易。只要白宫有足够的决心、耐心和诚意与共和党各派及部分民主党沟通合作,特朗普政府还有许多机会摆脱目前的被动局面,推动保守派改革。
 
文章刊于《比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