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007犇犇 > 科学家Cherry Lin跟你聊聊抑郁症:窥看思想的背面

科学家Cherry Lin跟你聊聊抑郁症:窥看思想的背面

文 | Cherry Lin 
 
真情与假意
大家先来对着机器笑一笑
 
观察某人的鼻子和眉毛可以帮助我们区分真心的微笑和伪装的微笑。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所看到的他人的表情不过是一层出于礼貌而戴上的面具。而不经意表露的真实表情会泄露一个人思想的背面。这是一个希望通过表情识别来诊断抑郁症的机器,当然准确度还在不断测试提高当中。这里不但涉及机器学习,更重要涉及抑郁症患者的表情收集和分析。
 
抑郁症是全球一种常见病,估计共有3.5亿名患者。抑郁症不同于通常的情绪波动和对日常生活中挑战产生的短暂情绪反应。尤其是,长期的中度或重度抑郁症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疾患。患者可能会受极大影响,在工作中以及在学校和家中表现不佳。最严重时,抑郁症可引致自杀。每年自杀死亡人数估计高达100万人。
 
误解一:抑郁症是精神软弱的表现
 
抑郁症受了许多污名,其中之一就是被一些人视为患者软弱的表现。抑郁症是一种复杂的医学疾病,涉及生物学、心理学以及社会学多个维度。一种影响大脑以及神经系统的化学过程的疾病所带来的危害,不亚于实际上还超过影响身体其他部分的疾病。
 
误解二:抑郁症的症状全都在于脑部
 
尽管抑郁症的许多症状的确属于我们通常会与“头脑”联系起来的那种(负面情绪、紧张等),但病症常常会在全身上下都有所体现。常见的抑郁症症状包括消化不良、呼吸困难、胸闷以及全身疲乏。一些病人还有持续的肌肉疼痛,而且疼痛部位各人不一样。我遇到过持续肛门疼痛的患者,也有持续手指头疼痛的。
 
误解三:抑郁症是悲伤的同义词
 
自从罗宾·威廉姆斯死后,他的许多熟人朋友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从未见过他不开心,然而他却饱受严重的抑郁症折磨。据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NIMH)称,许多患有抑郁症的人的确感受到了势如洪水的悲伤,但也有很多人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更贴切地讲,那是一种空虚和心如槁木的感觉。既然焦虑常常与抑郁如影相伴,许多人会感觉一直处于莫名的紧张状态。而一些重度有过自杀行为的患者回忆称,在自杀前没有明显悲伤的情绪。我接触的患者都有如下特征:
 
1.情绪变化很快,忽而高兴,忽而陷入无尽的忧伤,几乎没有过渡。忧伤往往找不出理由。
 
2.注意力集中很吃力。
 
3.有自杀的念头,或者尝试过自杀.实施过自杀的比例也很高。
 
(每个患者还会有一些特别的表现,以上为我直接接触的患者的主要表现。)
 
抑郁症是大脑的一种紊乱,它可能是生物和环境(即先天和后天)两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抑郁症一定程度上具有遗传性,也就是说,你的基因决定了你是否有可能患上抑郁症。而同时,环境压力也是一个重要的风险因素。
 
抑郁症不只是“情绪低落”。它是一种持续的情绪状态,有可能持续数周以上,而且还会干扰你应对日常生活挑战的能力。
 
抑郁症是无法被克服的。而且,诸如“想想生活中所有美好的事情”、“振作起来,生活并没有那么糟糕”之类的鼓励语对抑郁症也没有任何帮助。抑郁症患者不是懦夫,不是虚弱,也不存在道德缺陷。他们的病症是生理性的,同时还伴有社会、心理和其他外部因素。对抑郁症患者的遗传信息收集我做了10多年了,希望在遗传信息里找到抑郁症发病的诱因。
 
目前的焦点是SIRT1蛋白,一种sirtuin蛋白。
 
SIRT1广泛参与脂肪酸氧化、应激耐受、胰岛素分泌和葡萄糖合成等生理活动,这些生理活动与二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代谢综合征、炎症和衰老等密切相关。已有研究发现,促进SIRT1酶活性能够延长低等生物的寿命,对二型糖尿病肥胖小鼠也有较好的治疗作用。有研究将SIRT1与抑郁症的关联。 
 
难度
 
1.样本收集困难。由于确诊困难,虽然抑郁症人群非常庞大,但是可以确定用于研究的样本不容易取得。
 
2.要了解有无遗传因素,需要对患者的亲友进行样本收集,这也是困难之一。
 
进展
 
抑郁症与同性恋存在高度关联。首先,是统计学相关。对确诊抑郁的患者做的统计发现,很高比例同时有同性恋倾向。
 
在同性恋人群中做的统计却没有得到高比例的抑郁症数据。原因很多,有样本选取的偏差,有患者自述的偏差(两种都有确认困难),有社会地域导致的认知偏差影响了统计结果。
 
其次是生物学相关,希望找到同时影响的遗传位点。
 
重症患者体内微生物环境与众不同:
 
双歧杆菌数明显低于健康者;
 
乳酸杆菌总菌数同样偏低。
  
我曾经通过持续观察患者便中细菌的变化,成功预测他的病情,就是很快引发自杀,所以体内微生物环境与抑郁症发病高度相关。很多研究侧重肠道微生物群,我认为皮肤,五官的微生物环境似乎更为重要。这些环境的形成有一部分是遗传信号决定的。
 
我带来的课题得到世卫组织和多个私人团体的资助。简单介绍一下:
 
1.人类希望更多的了解别人,其实最难了解的是自己。我希望搞清楚与抑郁症高度相关的染色体位点,并建立相关模型分析这种关联与性取向的关联。
 
2.人类也想了解自己的大脑内为什么忽而有高浓度的血清素水平忽而又降低到极低的水平?为什么多巴胺水平高或低会抑郁,而维持合适的水平却有难度。这些在人类进化过程中一定是环境和其他生物的影响而导致的结果,那么进化的痕迹在哪儿呢?我要搞清楚。
 
模型展示
 
回到开始的表情识别系统。不是玩笑,人类在进化中,学习了交流的伪装。就是说在交流中表情是不自觉的伪装。比如与人对话都会露出笑容,其实你并不快乐,这基本上不用训练,是本能。可是抑郁症患者会无法控制这种伪装,于是系统会识别出瞬间的悲伤,紧张,疼痛。就好像一个天天见面都开朗快乐的人忽然因为抑郁症自杀,大家会觉得很吃惊,其实是别人和他自己都无法看清自己的表情,看不清是绝大多数人的状况,而自己无法控制就已经是需要接受治疗的了。
 
那么,看不清和无法控制,这些影响大脑工作的遗传因素在哪儿?这些遗传印记在表达上为何千差万别,表达受哪些环境因素影响呢?
 
我就是要窥看思想的背和决定这背面的遗传印记。
 
13年来,我义务参与抑郁症患者遗传信息的收集和分析工作,参与的所有项目没有任何报酬。去年12月,首次申请到自己主持承担的一个课题,4个月来,初步分析了2216份样本--抑郁症患者的粪便和皮肤菌群,期望建立抑郁症体内体表微生物环境分析模型。感谢同学为我翻译制作世卫活动的讲座资料!(课题经费中的人员开支里依旧不列我自己,我这个粉丝能算及格吗?)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17年3月30日对外公布数据,全球目前有超3.22亿人患有抑郁症。自2005年至2015年,抑郁症患者人数增加了至少18%。我无法做的更多,十多年来31216个样本的遗传信息分析,最近的2216个样本的遗传信息分析和体表体内微生物群分析,力图为抑郁症患者走出抑郁做点小事!
 
第一次知道自己是女孩子大概是五岁,就是说自己明确知道周围有小朋友和自己不一样,于是自动和那些和自己一样的孩子玩,不喜欢和站着撒尿的孩子玩。因为他们玩打战游戏,我们玩给洋娃娃穿衣服游戏。第一次因为自己是女孩而做的决策是在小学一年级的春游。老师问小组的活动物件谁愿意带,我说我是女孩子拿不动,应该让男孩子拿。第一次因为是女生而感到骄傲是小学一年级。班级组织看电影,老师让大家手牵手过马路,一个男生牵我的手以后说,你的手很软呀,我爱牵,下次过马路还牵你。
 
以后的人生我所有的思维方式,行为决策都受到性别的限制和影响,包括学科选择、出行交通、升学工作、吃喝玩乐......
 
很多时候我会被告知,这个课题我们选择了别的团队来做,我会觉得那是因为我是女人,因为他们知道我可能无法做野外工作,我可能无法每周工作超过70小时,我可能因为无法承受压力而在实验室哭鼻子,我可能即将生孩子,即将大量时间花在孩子身上......还有,还有......所有女性几乎都面对过居于女性角色的困境。
 
我偶尔也会想,假如我是男性会获得更多的机会吗?看看身边的男性同学或同事,有时真的感觉很无奈。昨天从实验室回家的路上,看到路边有些植物已经有春天早发的绿芽(北欧的春天其实来的很迟,可是早来的讯息也不是没有),看到今年第一缕春色,我突然想起在最近的研究中发现的植物性别差异进化中的一些问题,同时也想起我研究性取向收集的一个样本。一位女性抑郁症患者,她一再和我说,她很喜欢春天的草地,又湿又凉,小虫子来来往往。女性比起男性特别容易关注生活中这样的细节,这是两性差异。
 
好好发挥你的创意吧~想到这儿,回到开始那个问题,假如我是男性,会获得更多的机会吗?我发现我的回答是否定的。近代科学发展至今,不断在修正科学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思路。早先,我们认为癌细胞要赶尽杀绝才能治愈癌症,可是杀死癌细胞不那么容易,因为人体自身免疫力随着杀癌细胞的治疗也一样受损并很难重建,癌细胞一样继续生存。现在我们知道了有更好的办法,就是与癌细胞和谐相处。许多这方面的研究取得惊人收获,未来癌症只是慢性病而非绝症。科学自身的修正使得女性特质在研究中可以更好地发挥。问题在于女性自身会不会利用。
 
简单举个例子,在发布你的项目申请力图说服委员会的人时,你或许不要设计和男性一样的研究目标和方向,试着直接从女性的视觉角度找到合适的课题,或许更容易争取到课题经费。要知道评委会觉得你不适合并不一定是说女性不适合,而是说女性不适合这样的课题。我对高等动物哺乳期的微生物环境有兴趣,也有人同时在研究,不过我关注更多的是微生物与人类进化中的互助现象,可以说这是细节研究,不是大局研究,类似于前面提到的癌细胞,我没关注杀死坏细胞,而是关注与之共生共存。细节研究显然更适合女性,我如愿获得了经费资助。
 
我没有深入研究过两性职业发展差异,各种统计数据没有仔细看过,诸如:男女薪金差异,升职差异等等,加上行业差别。我无法给在座的女性朋友给出更多的女性职业发展建议,能给出的只有一句话:正视性别差异是寻求性别平等的前提。
 
所以,先好好做个女人,再寻求做个职业女性;先好好做个可爱的女人,再寻求做个成功的女性。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