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007犇犇 > 闻香识人

闻香识人

文 | 任寰
 
你的气味是你的标签,你改不掉。
 
我始终坚信人是“臭味相投”的动物。你总会喜欢或爱上那些和你“对味”的人。
 
你可以欺骗自己的心,都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鼻子。
 
而且我说的,是真真实实的气味。记得小时侯,厉害的小学班主任身上有清冷的香皂味,她总是教训人,让我紧张,我一紧张就肚子疼。后来都上中学了,在一个小卖部里,又闻到那种香皂味,我感到我的小肚子莫名其妙地抽搐了一下。
 
我曾经向一个男孩投降,虽然心里一百个明白我们如何地不合适,那最后的挣扎后依旧无法坚持,完全是因为他的衣领附近,闻起来象煮熟的玉米。
 
我也曾经委婉地拒绝过一个男人,他一切都对,除了——味道。后来他和另外一个女孩热恋了,依旧和我无话不谈,他说,那女孩爱死了他的气味,说那像麝香,于是我爆发出一阵让他莫名其妙的大笑……
 
你的气味是你的标签,你改不掉。
 
当然你也可以创造你自己的味道,用香水。
 
我小学时就懂得用花露水营造自己的气氛了,在那个空气污浊的教室里,我的花香带给我很多幻想。可惜,那留香太短。
 
属于我自己的第一瓶香水是初恋的男友送的,为此,他积攒了很久的钱,终于在我19岁生日那天,将那瘦瘦娴雅瓶子的Gucci递给我。
 
我知道很贵,但是抱歉的是,那味道我不喜欢——那是一个生活寡淡,孤芳自赏的小女人的味道吧。那种香和我是不协调的。
 
但那瓶不是我的味道的香水提醒了我,得去寻找自己的味道。后来我打开一盒Dior的迷你组合,一瓶瓶用来:黑毒太老辣,绿毒太妖媚,华氏是另类男人味,野人我送给了男友,那是他的味道!而我自己最喜欢的,是那款沙丘的虚幻。
 
依旧都不是我的味道。
 
直到我收到那瓶"GIO". 那一年这款香水刚刚诞生,嫩绿的磨沙瓶子,金色的盖,简约又大气。绿色的盒子,绿色的包装纸,系了绿色的丝带,那新绿的颜色嫩得能咬一口似的,而那味道,美丽地让我发疯:清新的仿佛雨后的森林,却夹带了一点点儿精灵飞过的诡异,那是种会跳舞的味道——百分百我的味道。
 
一用十年。
 
中间我当然变过心,尝试过Estee lauder的欢悦,可那花香太浓,不够坚强,随了那段日子就轻轻飘散了。
 
刚出国时用妈妈送的Givenchy的babydoll,甜甜的水果糖味道,好象妈妈还在身边宠着自己,可惜国外的日子太艰苦,太快就把那一小瓶浓缩的宠爱耗尽了。
 
那男孩送我一瓶美丽的幻彩:beyond paradise,他说看到那瓶子就觉得我会喜欢。
 
真的喜欢了一段日子呢。幻彩迷香,如同我刚到纽约的生活。
 
还没用到一半,就开始怀念我的GIO了。那天一进Sophra,就闻到了它,我冲到香水柜前,狠狠地用试用海绵吸足了香水,装到小小的香水体验瓶中。那一路我都不停的拿出来闻,心情激动地象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
 
我曾经咬牙坚持的自己不买香水的信条,就在第二天被自己打破了。
 
既然我如此留恋这种味道,既然别人永远买不到最称我心的香水,自己买给自己又何妨?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因为别人送的香水,而改变过自己的味道。
 
 
杨洲
闻香识男人,爱一个人最大的一个现象是喜欢他/她的味道, 味道对了,上三路的理想情操啥的都对的上。
 
香帅(唐涯)
“想念你的笑......想念你身上淡淡烟草味道 “, “这夜我又再独对,夜半无人的空气,只好穿起你的毛衣,重演某天的好戏””—— 这些歌年少时候时候听,还觉得矫情。大了才明白,气息是最神秘也最准确的感官世界,她的,他的味道,是一段往事里最鲜明的回忆。
 
任丽倩
无论用不用香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尤其只能喜欢几种上心的香水。曾经在燕园舞厅里碰到灭蟑螂的雷达味道的人。那时候校园慢慢开放,外来人似乎都带浓香,便很久不再去跳舞。曾经的体育委员,更不忘少年时候天天羽毛球出汗的日子的味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