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007犇犇 > 华山论剑川普当选:避免过度解读的陷阱

华山论剑川普当选:避免过度解读的陷阱

引言:少谈一些主义,尊重一下事实,不要掉进过度解读川普当选的陷阱!
 
1.希拉里输给了美国的不完美?
 
东郭:希拉里不是输给了自己的不完美,而是输给了美国的不完美!也就是说,希拉里不是输给了邮件门、FBI或者班加西,而是输给了美国的财政赤字、改革赤字和梦想赤字。
 
杨洲:希拉里不是不完美,是质量堪忧的候选人,她不是输在哪一件事情上,是输在30年政治生涯无法取得美国人民的信任。民选政治第一条是候选人的素质,而这个素质不是你的履历,是你的选民信任不信任你!她的竞选班子虽然很有纪律,但是傲慢和不理会草根的态度随处可见。I am with her! 这个口号是多么的傲慢,美国人的问题是 Who is she with? 伟大的政治家如罗斯福可以把个人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联系在一起,取得人民的信任,而希拉里在11月9日的眼泪只能留给自己。希拉里早在2008年就可以选择淡出政治第一线,但是她选择了更惨痛的失败来定义“克林顿”这块牌子,历史会评价。
 
2.特朗普赢了美国的理想主义?
 
东郭:特朗普不是赢了希拉里,是赢了美国的理想主义。也就是说,特朗普赢不是因为“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是“AMERICA FIRST”和“AMERICAN FIRST”。
 
杨洲:川普赢了美国人的情绪和怨气,奥巴马八年执政,粉色的恐龙在屋里站着,就是财政赤字、外交政策的失败,然而奥巴马总统的药方是着重于文化冲突!当同厕这个非常隐私,非常个人的问题登上新闻头条成为饭桌话题,继而变成一个全国范围的影响选举的政治话题的时候,这位总统和他的党也是走到头了。
 
3. 美国因政治正确而伟大?
 
东郭:美国因政治正确而伟大,但是政治正确泡沫严重,程度超过08年的房地产泡沫和金融泡沫,挤泡沫是必然的,本届不出窗破总统,下届、下下届还是会出窗破总统。
 
杨洲:政治正确只是载体,反对政治正确的背后是美国人对于自己的身份、文化,和美国精神的定义的挣扎,美国人要考虑的是自己是不是还是那山上之灯,是不是还是One Nation Under God! 还是变成一个民族马赛克。 我认为美国的灵魂:即植根于自由,而奉献给人生而平等的理念,不会消失!
 
4.福利改革和国际政策的走向?
 
东郭:政治正确两头冒泡,一头是国内的“平衡”与“照顾”制度日益扩张,一头是国际上推行自由与民主没边没沿。政治正确需要成本,而成本扩张速度超过美国的承受能力,美国既背不动社会主义,也背不动全球主义。
 
杨洲:美国的福利改革和国际政策的走向还要拭目以待,仅以TPP为风向标不够客观全面。政治不是目的,政策才是目的,美国人应该吸取奥巴马医改的教训,不要再把复杂的政策问题政治化,要实事求是地讨论政策,步子不能,也不可能太大。
 
5.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
 
东郭:历史没有因为美国取得冷战胜利而终结,问题在于基于新科技革命的全球化不仅讨厌苏联模式,而且讨厌一切大众民主。资本终于跳出了福利社会的手心,带走了工作岗位和税收。但是大众民主还是通过有效控制政权而维护福利制度,不惜寅吃卯粮,这是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的根源。全球化在实现了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同时,削弱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实力,而这把削刀恰恰是社会主义。
 
杨洲:历史向来不会以一场战争而终结. 而美国这次选举的结果,即希拉里赢了大众选票而输了选举人票,正是“非大众民主”的活教材。
 
6.特朗普的支持者们?
 
东郭:特朗普的反政治正确,能够挤掉一些泡沫,但是不会振兴美国。孤立主义逆生产力而行,只会削弱美国。白人种族主义则会冲击美国最重要的软实力——吸引全世界人才的理想主义和自由主义。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白人老中产阶级、工人阶级没有光明的未来,和中国的老北京穷人一样,他们的终极地位只能是世界穷人。
 
杨洲:川普的支持者远远不是白人老中产阶级,他赢得了罗姆尼赢得的大多数选票,另外团结了一些传统民主党的白人选民,建立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政治联盟。没有郊区的沉默的大多数的票,他无法赢得宾州,威斯康星,和密歇根这些老牌民主党州的胜利。我身在南方乔治亚州,我的邻居们一致投川,然而作为社区里唯一的亚裔,唯一的移民,我们一家人感受的是主妇们满满的爱! 小孩子们同吃同住,嬉笑玩耍,吃百家饭长大。他们知道对和错的区别,但是抛弃了希拉里,选择了改变和豪赌!美国人非常慷慨大度,但是他们不原谅欺骗他们的人。骗我一次是你的耻辱,骗我两次是我的耻辱。相反的,希拉里在密歇根的失败反应了民主党一旦失去黑人的支持就无法维持政治联盟的尴尬局面。奥巴马之后,美国的黑人的境遇并没有明显的改变,而这次选举,底特律、费城、还有佛罗里达的黑人选民对希拉里毫无热情。 美国黑人的政治走向何去何从,非常值得关注!
 
7.“特朗普时刻”?
 
东郭:从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到特朗普当选,整整27年。“特朗普时刻”意味着全球化第一阶段落幕。美国再次提前放下了普世价值的重担,装有希特勒阴魂的所罗门瓶子随时可能被打开。
 
杨洲:丘吉尔说过:美国人民在关键时刻总是做正确的选择!当年肯尼迪的父亲作为美国驻英国大使:宣布欧洲没戏,美国不应该卷入二战及反法,被罗斯福总统紧急召回!历史的变迁不以一人为改变,而乐观的开拓者精神一次又一次带领美国人走出困境。我相信美国会更加繁荣富强,重启市场经济模式,甩开国债的包袱,重建种族秩序,不破不立!
 
8.美国/世界撕裂问题?
 
东郭:美国撕裂问题与世界撕裂问题都是基本的结构性问题,谁当总统也只能修修补补,凑凑合合。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只有一条终极出路,美国世界化或者世界美国化,也就是建立超越民族国家的全球治理,这是反自由的终结之路,但是科技指明的人类未来只能是没有自由的。而吊诡又残酷的是,破解美国问题与世界问题的最现实路径可能是一场世界大对抗。如果核战就永久解决,如果非核战就中期解决。
 
杨洲:宪政的基础是三权分立,共和党虽然赢得了总统,但是在议会两院的席位反而有所增加,和2008年民主党在参院有60席的超级多数不同,今年的权力分配更平均。美国二战以后所有的大政,除了奥巴马医改,都是两党合作通过的,我期待更多的合作而不是分裂。美国目前需要的不是主义,是常识和对事实的尊重
 
再次引用丘吉尔 “事实永远没有争议,无知的人可以无视她,惊慌的人可以拒绝她,邪恶的人可以破坏她,但是她永远存在“  Truth is incontrovertible, ignorance can deride it, panic may resent it, malice may destroy it, but there it is.
 
May God Bless America and All Mankind.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