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007犇犇 > 女儿五岁上幼儿园:美国制度是建立在表格上的

女儿五岁上幼儿园:美国制度是建立在表格上的

文 | 任丽倩

女儿九月一日之前满五周岁,按我住费城郊区的学区规定,可以上公立Kindergarten了。这Kindergarten可以算是幼儿园大班,或者学前班。如果上公立的学前班,学费是免费的。但是大部分公立学前班都是半天的,除非孩子在学前班面试的时候成绩太差,被划分为需要“补助”,就可以上一整天的免费学前班。

小区的好友最近要生第三胎了,预产期八月底,九月了还没出来,所以她孩子就过了9月一日这个规定日期,未来她的孩子五岁,如果不想推迟一年,就只能上私立幼儿园学前班。她和肚子里宝宝开玩笑说差几天就差一万块学费哦。一个制度的细节设计往往意味着巨大的利益,从小小的学区可以上公立幼儿园的截止日期,到为了买房而离婚的上海夫妇。

最近不少政客开始把全天候免费幼儿园作为未来的施政纲领,从某种角度是为了争取中产阶级的选票。当然经济学家Heckman等也做研究显示孩子早期教育的重要性,尤其是对穷人而言。从三岁到六岁这段时间的教育费用对中产阶级是个不小的负担,因为全天候私立幼儿园月价格在1000到1400美元左右。

免费的早期幼儿园教育可以争取到中产阶级的选票,又可以帮助穷人。当然,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往往是骨感的,因为到时候还是得征税保证这些免费服务。对中产阶级来说,“免费”很多时候往往倒贴钱,所以免费幼儿园这个政策目前还没有在美国全国得到选民的认同。

作为父母这时候一方面希望孩子面试成绩不要太差,因为这可算是孩子人生第一试。但是如果为了省钱,又似乎该希望孩子面试成绩不要太好,因为太好的话,另外半天的学前班要自己出钱,请学校合作的私人公司帮忙管孩子。也就是说,孩子聪明就意味着父母每个月多破费700美金学费,或者自己在家带半天孩子。

说到幼儿园面试不得不具体说说,因为女儿是我第一个孩子,周围美国同事一般到初高中才关心学习。我是到成绩出来后才知道原来那个面试老师是要给分数的。可见美国父母对这个学前班面试有多不上心了。

程序很简单,就是四月份学校通知家长可以从几个日子里选择哪天带孩子去面试。因为公立学校不存在是否录取问题,所以也没有任何准备,人去就行了。带孩子去,家长们都被留在一个大房间里等着,孩子们被老师带走。三十多分钟后就出来了。问孩子老师都叫她干嘛,她说老师叫大家玩东西,顺便回答几个玩的问题。

孩子上学最大的印象就是填表。各种各样的表格里每个人的签名,从某种角度显示了美国制度的细节,规范了家长和学校各自的责任,也为未来有冲突打官司提供了原始材料。即使现在大部分的表都可以在网络上填了,也是又一次见识了美国人对“美国民主是建立在填表基础上”的自嘲(American democracy is realized by asking people to fill out forms)。

首先是注册填表,把孩子和父母家庭信息事无巨细地填上,然后填上谁可以接孩子,孩子在学校校医可以给孩子吃什么药这些各种各样的父母授权表。

孩子的健康表需要家庭儿童医生签字,才发现这是一个服务,得付五块钱。女儿有轻度过敏,吃核桃或者榛子眼睛会流泪舌头和喉咙会微微肿,但是不需要目前美国抗过敏急救最有名的那个EpiPen药。

最近产这个药Mylan的公司被推到舆论的尖端,因为涨价涨得太凶了,两支装的药2009年零售价格是103.50美元,现在是608.61,有保险的也要自己出一两百不等。据说直接生产成本是2美元。美国医药业基本引领着全球新药研发,药品价格完全市场化,价格很高,如果没有医疗保险个人很难负担。

这个Epipen产品因为其独特性,品牌效应和专利,虽然没有政府参与,形成了一定的竞争性“垄断产品”地位。其实Epipen的专利已经到期了,但是另外两个非专利竞争对手(generic version)的产品,Teva 制药公司没有及时拿到政府的生产批准,Sanofi公司的产品由于质量问题被召回,最后消费者还是只有Epipen一个选择,形成即使没有专利的垄断。有能力垄断,无论是专利给予的竞争性垄断,还是中国政府常常喜欢干的政府垄断,就有了提价的能力和动力,这也是最基本的经济规律。这种情况下的收益最大化,提价是常态,不提价才是奇葩。

这个公司的总裁是Heather Bresch,是美国参议员Joe Manchin的女儿。去年为了减税,又利用法律上的空子,所谓的“inversion merger”, 把公司名义上迁到了荷兰。当然这一切目前来说都都是合法的,不存在违法偷税问题,也不存在利用老爸拿土地或其他资源的问题。但是即使在美国,也是“吃相太差”,各个媒体争相报道,最后公司公关部门宣布,马上会出更便宜一点的产品,而且提供用药补助。

女儿的轻度过敏不需要这个产品,但是家庭儿医说,她不能给学校开证明,因为这需要专科医生开证明。我心里嘀咕说这么多年女儿都是你看的,怎么就不能开证明呢。但是没办法,医生说不能开证明就是不能开,争辩也没用,这边也没有送红包的传统,因为医生不可能收红包。医生开证明就需要承担万一女儿没Epipen过敏出事的医疗诉讼,所以医生很谨慎可以理解。

打电话给两年前给女儿看过过敏的专科医生,被告知必须把孩子带去再重新看一次病,否则时间太久,专科医生也不愿随便出示不需要Epipen的证明,预约一星期以后可以看。好吧,一星期后乖乖地带孩子去看了,随后马上把证明发给学校护士,算是把学校所有需要的表都填好了。

因为女儿成绩不够差,我需要自费让学校合作的公司帮着照看她。尽管和学校有合作,公司有自己的父母信息和父母授权表需要填,包括银行自动转账表和学校节假日但父母非节假日小孩是否去这个公司的表。

学校在开学前一星期开了一次open house,家长可以带孩子去学校看看熟悉一下环境,见一下老师和教室。我才意识到每个学校每个年级都有指定文具需要买。还好有网上购物,否则要把十几种制定牌子的铅笔文具买好又得花好几小时。这些文具不是每个孩子专用,第一天拿去后老师全部收走以后大家慢慢用,还挺社会主义。有家长私下抱怨不是每个家长都全部买了。

这个学区有15%的小孩家庭收入低到可以吃免费午餐。给女儿带午餐又是一件大事,尽管化2.75一顿可以买学校午餐,但是其他家长说每天吃学校午餐似乎也不够健康,而且不知道到底孩子都吃了啥,因为吃不完就全扔了。

以前为了省事,给女上的是包括午餐的幼儿园,老师会每天记录她吃了什么。现在老师已经不管吃饭问题了,有点内疚,只好让她吃两天学校厨房,另外三天变着花样准备她可以带去的午餐。谢天谢地她喜欢吃水果,酸奶和韩国烤海苔!其他的热食品将就着换,实在不行就上奶酪三明治了(Cheese Sandwich)。和阿姨一起每天想着点子,保温绿豆汤和糖醋藕片都已经试过了。

问学校如何给学校食堂付钱,不出意料,需要再填一张表!刷刷地填好,看着背着大大的没有一本书的书包的孩子,对她开玩笑说,“记住,开学一切都以填表开始,以微笑结束。(remember ,kid, start school with a form, end with a smile)。”她不见得懂,仍然跟着微笑了。

砖 家 评 论

JOY / 香港

健康表填一个五美刀?香港我刚填了一个240港币。难怪香港状元们都跑去学医了。 欢迎关注微信版“007犇犇”。谢谢!

推荐 30